普瓦里尔vs康纳 普瓦里尔vs康纳 时时彩龙虎和是什么 mg游戏官网 菠菜网正规平台 天津时时彩 多宝娱乐一号平台 球探比分 北京pk10下载安卓 必赢体育 龙虎赌博的高概率 德胜娱乐 龙虎赢钱的规律技巧 欧泊彩票app 时时彩免费软件下载 pk10期号预测软件 分分彩后一 中超积分榜
《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狀況》白皮書
時間:2018-07-19 | 來源:新華網 | 作者: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8日發表《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狀況》白皮書。全文如下:

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狀況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2018年7月

  目錄

  前言

  一、生態文明制度逐步健全

  二、生態保育成效顯著

  三、環境質量持續穩定

  四、綠色產業穩步發展

  五、科技支撐體系基本建立

  六、生態文化逐漸形成

  結束語

  前言

  青藏高原位于中國西南部,包括西藏和青海兩省區全部,以及四川、云南、甘肅和新疆等四省區部分地區,總面積約260萬平方公里,大部分地區海拔超過4000米。青藏高原被譽為“世界屋脊”“地球第三極”“亞洲水塔”,是珍稀野生動物的天然棲息地和高原物種基因庫,是中國乃至亞洲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是中國生態文明建設的重點地區之一。

  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高度重視生態文明建設。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視建設生態文明為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將生態文明建設與經濟、政治、文化與社會建設一起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國大力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堅持走文明發展之路,努力建設美麗中國。

  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對推動高原可持續發展、促進中國和全球生態環境保護有著十分重要的影響。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堅持生態保護第一,將保護好青藏高原生態作為關系中華民族生存和發展的大事。目前,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制度逐步健全,生態保育成效明顯,環境質量穩定良好,綠色產業穩步發展,科技支撐體系基本建立,生態文化逐漸形成,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示范作用正在顯現。

  一、生態文明制度逐步健全

  隨著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的不斷推進,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相關政策和法規日益完善,高原生態文明制度體系逐步健全。

  生態文明建設法律法規逐步完善

  近年來,國家制定或修改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稅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氣象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草原法》等。這些法律的制定和實施,為青藏高原生態環境保護與區域社會經濟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法律制度保障。

  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發布,提出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的總體要求、目標愿景、重點任務和制度體系,明確了路線圖和時間表。目前,中國已建立起覆蓋全國的主體功能區制度和資源環境管理制度,中央環保督察實現了31個省區市全覆蓋,對省以下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實行垂直管理,并全面實行河長制、湖長制及控制污染物排放許可制。開展按流域設置環境監管和行政執法機構試點,增強流域環境監管和行政執法合力,實現流域環境保護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統一環評、統一監測、統一執法。確立生態文明建設目標評價考核、領導干部自然資源資產離任審計等監督機制,形成環保職責明確、追究嚴格的責任制度鏈條,落實“黨政同責”“一崗雙責”。推動建立生態保護紅線制度,制定自然資源統一確權登記、自然生態空間用途管制辦法和全民所有自然資源資產有償使用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推進“多規合一”、國家公園體制等試點。健全生態保護補償機制,設置跨地區環保機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試點。

  與此同時,西藏、青海、四川、甘肅、云南等省區結合高原實際,制定了與生態文明建設相關的地方性法規和實施辦法。西藏自治區制定了《關于著力構筑國家重要生態安全屏障 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實施意見》《關于建設美麗西藏的意見》《西藏自治區環境保護考核辦法》等。青海省制定了《青海省生態文明制度建設總體方案》《青海省生態文明建設促進條例》《青海省創建全國生態文明先行區行動方案》等。四川省制定了《四川省自然保護區管理條例》等。甘肅省制定了《甘肅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條例》等。云南省制定了《迪慶州“兩江”流域生態安全屏障保護與建設規劃》《滇西北生物多樣性保護行動計劃》等。青藏高原諸省區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基本形成。

  自然保護地體系初步建立

  自然保護地體系是保護生物多樣性、維護自然資本和生態系統服務、保障國家乃至全球民眾福祉的重要管理手段。目前,青藏高原自然保護地體系正在由以自然保護區為主體向以國家公園為主體轉變。

  1963年,青藏高原第一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現白水江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成立。199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頒布實施后,明確了自然保護區等級體系、管理機構和功能區,青藏高原的自然保護區建設進入快速穩定發展階段。目前,青藏高原已經建成各級自然保護區155個(其中國家級41個、省級64個),面積達82.24萬平方公里,約占高原總面積的31.63%,占中國陸地自然保護區總面積的57.56%,基本涵蓋了高原獨特和脆弱生態系統及珍稀物種資源。

  隨著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的深入推進,中國政府提出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2016年,國家正式批準《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這是中國第一個國家公園體制改革試點,核心是實現三江源重要自然生態資源國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傳承。青海省制定了《三江源國家公園條例(試行)》,從公園本底調查、保護對象、產權制度、資產負債表、生物多樣性保護、生態環境監測、文化遺產保護、生態補償、防災減災、檢驗檢疫等方面對公園管理做出明確規定。2018年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三江源國家公園總體規劃》,進一步明確了三江源國家公園建設的基本原則、總體布局、功能定位和管理目標等。三江源國家公園建設將為青藏高原及周邊地區的綠色發展發揮引領和示范作用。

  生態補償制度得到確立

  生態補償制度是國家保護生態環境的重要舉措。國家在青藏高原建立了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森林生態效益補償、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濕地生態效益補償等生態補償機制。2008-2017年,中央財政分別下達青海、西藏兩省區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資金162.89億元和83.49億元,補助范圍涉及兩省區77個重點生態縣域和所有國家級禁止開發區。

  “十五”(2001-2005年)以來,西藏自治區獲得國家下達的森林、草原、濕地、重點生態功能區等各類生態補償資金累計達316億元。其中,“十二五”(2011-2015年)期間,國家累計下達西藏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資金108.8億元。2015年以來,自治區探索建立野生動物肇事補償機制,投入8500萬元幫助牧民減輕因野生動物肇事帶來的損失。

  國家對青海省生態建設投入力度不斷加大。2013年起,中央財政累計安排資金164億元,陸續實施了草原、森林和濕地等生態效益補償類項目。為實現生態保護和脫貧有機結合,青海省推出生態公益管護員制度,每年安排補助資金8.8億元。“十二五”以來,青海省有62.23萬戶農牧民住房得到改善,162.4萬人喝上潔凈水,65萬無電人口用上可靠電,人民生活水平得到較大改善。云南省迪慶州自2009年起實施公益林生態效益補償制度,至2017年國家累計補助資金達11.03億元。2017年,四川省甘孜州和阿壩州有效管護集體公益林分別為128.23萬公頃和69.60萬公頃,公益林森林生態效益年度補償資金分別為2.84億元和1.54億元。

  二、生態保育成效顯著

  20世紀60年代以來,特別是90年代以來,中國政府在青藏高原部署了類型多樣的生態保育工程,包括野生動植物保護及自然保護區建設、重點防護林體系建設、天然林資源保護、退耕還林還草、退牧還草、水土流失治理以及濕地保護與恢復等。西藏自治區實施了生態安全屏障保護與建設工程和“兩江四河”(雅魯藏布江、怒江、拉薩河、年楚河、雅礱河、獅泉河)流域造林綠化工程等。青海省實施了祁連山“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程、青海湖流域生態環境保護與綜合治理工程、三江源生態保護和建設等重點生態工程。2011年,《青藏高原區域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規劃(2011-2030年)》頒布實施。一系列生態建設工程的實施在生態保育方面取得了積極效果,生態系統退化的趨勢得到控制,生物多樣性持續恢復,一些重點生態工程區的生態功能全面好轉。

  生態退化得到有效控制

  高寒草地是青藏高原最主要的生態系統類型,發揮著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功能,也是高原畜牧業的基礎。由于氣候變化和超載過牧等原因,高寒草地不斷退化,至20世紀80年代中期,西藏自治區和青海省的草地面積為82萬平方公里。此后,隨著退牧還草、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以及草原鼠蟲害防治等一系列草地生態保護建設工程的陸續實施,青藏高原草地保育成效逐步顯現。研究表明,1982-2009年,青藏高原草地覆蓋度和凈初級生產力總體呈增加態勢,草地覆蓋度增加的區域約占草地總面積的47%,凈初級生產力明顯增加的面積達32%以上。近十年來,草地生態系統穩定向好。

  青藏高原森林主要分布在滇西北、藏東南、川西、甘南和青海東部地區。1950年以來,森林資源在面積、蓄積、類型及空間分布格局等方面均發生了顯著變化。2016年第九次全國森林資源清查結果顯示,西藏林地面積達1798.19萬公頃,森林面積1490.99萬公頃,森林覆蓋率12.14%,活立木總蓄積23.05億立方米,與2011年第八次全國森林資源清查結果相比,林地與森林面積分別增加14.75萬和19.87萬公頃,森林覆蓋率提高0.16個百分點,森林蓄積量增加2047萬立方米,實現了森林面積和蓄積“雙增”。

  青藏高原是中國濕地分布最廣、面積最大的區域。1990年,青藏高原濕地面積約為13.45萬平方公里。1990-2006年,青藏高原濕地呈現出持續退化狀態,以每年0.13%的速率減少,總面積減少了約3000平方公里。2006年以來,在濕地保護與自然因素綜合作用下,濕地面積明顯回升。至2011年,僅西藏自治區和青海省濕地面積已達14.67萬平方公里,濕地退化態勢總體上得到遏制。至2014年,青海省濕地面積達8.14萬平方公里。近年來,隨著保護力度的加大,濕地生態系統進一步好轉。

  生物多樣性保護成效顯著

  青藏高原是全球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之一,羌塘-三江源、岷山-橫斷山北段、喜馬拉雅東南部和橫斷山南段等區域是我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優先區域。高原特有種子植物3760余種,特有脊椎動物280余種,珍稀瀕危高等植物300余種,珍稀瀕危動物120余種。已建立的自然保護區,有效保護了青藏高原特有與珍稀瀕危的動植物及其生存環境。

  珍稀瀕危物種種群的恢復與擴大是生物多樣性保護成效的明顯標志。研究表明,青藏高原黑頸鶴、藏羚羊、普氏原羚、野牦牛、馬鹿、滇金絲猴等的個體數量正在穩步增加。雅魯藏布江中游河谷黑頸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建立以來,到此越冬的黑頸鶴逐年增加,約占全球黑頸鶴數量的80%,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黑頸鶴越冬地。羌塘高原藏羚羊個體數量從2000年的6萬多只恢復到2016年的20萬只以上,野牦牛個體數量由保護前的6000多頭恢復到2016年的10000多頭。白馬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滇金絲猴個體數量由保護區建立前的約2000只恢復到2014年的約2500只。此外,在一些地方還發現新的珍稀瀕危物種。國際上認為早已滅絕的西藏馬鹿,1995年在西藏自治區桑日縣被重新發現,且個體數量不斷擴大。高黎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發現極度瀕危物種怒江金絲猴。尕海-則岔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監測到黑頭噪鴉等。

  改善生物棲息地是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基礎,青藏高原植被改善在整體上提升了野生動物棲息地環境質量。1998-2009年,西藏珠穆朗瑪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植被明顯好轉。2005年以來,三江源自然保護區荒漠化得到遏制,濕地面積增加,植被生態狀況改善,野生動物棲息地破碎化趨勢減緩且完整性逐步提高,生態環境明顯好轉。尕海-則岔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的尕海湖面積由2003年的480公頃增加到2013年的2354公頃,且近年來基本保持在2000公頃,水域面積增加促進了水禽類的繁衍生息。

  重點生態工程初見成效

  2009年,國家批準《西藏生態安全屏障保護與建設規劃(2008-2030年)》,在西藏實施保護、建設和支撐保障三大類10項工程,截至2017年年底已累計投入96億元。一期工程(2008-2014年)初步建成西藏生態工程的主體框架,部分重點工程已取得明顯的生態環境效益,生態系統服務功能逐步提升,生態屏障功能穩定向好。

  2005年,國家啟動三江源自然保護區生態保護與建設工程,截至2017年年底已累計投入80億元。2013年完成一期工程,草地退化趨勢得到初步遏制,水體與濕地生態系統整體恢復,水源涵養和流域水供給能力提高。與2004年相比,長江、黃河、瀾滄江三大江河年均向下游多輸出58億立方米的優質水,為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

  三、環境質量持續穩定

  國家及地方政府在流域綜合治理、農村與城鎮人居環境改善、工礦污染防控等方面實施了一系列的環境保護工程。青藏高原環境質量及人居環境持續向好。

  水環境質量穩定良好

  青藏高原是亞洲多條主要江河的源頭區,也是中國水資源管理和水環境保護最嚴格的區域之一。國家不斷加大對青藏高原水環境保護力度,主要措施包括:編制重要水域綜合規劃,劃定江河湖泊水功能區,明確水域功能和水質保護目標,核定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區納污能力和限排總量,實行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建立省(區)、地(市)、縣(區)三級行政區考核指標體系,推進水生態環境保護與修復,保障青藏高原水生態環境安全。

  “十二五”期間,國家投入253.12億元,用于青藏高原農村飲水、水土保持、牧區水利等工程建設,解決了457.1萬農牧民的飲水安全問題,并建成1400多座寺廟通水工程,保障了高氟、高砷、苦咸、污染水及局部嚴重缺水地區的飲水安全。2014年,國家投入4.78億元,支持納木錯、羊卓雍錯、克魯克湖和黃河源湖泊群等湖泊流域的環境治理和生態修復。近年來,實施小流域生態綜合治理、坡耕地水土流失綜合整治等工程,新增水土流失治理面積1730平方公里。實施三江源、青海湖、祁連山生態保護等工程,每年向下游輸送600億立方米的優質水。目前,青藏高原主要江河湖泊基本處于天然狀態,水質狀況保持良好。

  土壤功能有效提升

  青藏高原是全球受污染最少的地區之一,土壤環境總體處于自然本底狀態。土壤類型和重金屬元素含量受控于成土母巖性質和氣候條件,人類活動的影響較小。高原湖泊沉積物中銅、鎳、鉛等重金屬元素含量低于人類活動頻繁區湖泊沉積物。從耕地土壤來看,西藏大部分耕地土壤重金屬元素含量優于國家一級土壤標準。

  隨著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相關措施的逐步實施,青藏高原土壤生態功能得到有效提升。近50年,中國草地土壤碳儲量呈波動式增加趨勢,其中青藏高原草地土壤碳儲量的貢獻最大(63.1%),高原高寒草地3米深的土壤無機碳庫約占全國土壤無機碳庫的70%。從水源涵養能力看,青藏高原年均水源涵養量達3450億立方米。三江源生態保護與建設一期工程完成后,林草生態系統年均水源涵養量比工程實施前增加了15.60%;圍欄封育等措施也促進了土壤有機碳、土壤水分、土壤微生物環境等性狀改善。

  大氣環境保持優良

  青藏高原人類活動強度較低,空氣質量受人類活動影響較小,污染物種類較少,濃度較低,各類污染物含量與北極地區相當。隨著綠色能源推廣、生態城鎮建設和農村環境綜合治理的不斷推進,青藏高原空氣質量進一步改善。2016年,全國顆粒物年均濃度達標的96個重點城市中,16個位于青藏高原。目前,青藏高原地區仍然是地球上最潔凈的地區之一。

  人居環境顯著改善

  2009年以來,國家累計投入62.94億元,支持西藏自治區、青海省以及四川、云南、甘肅藏區城鎮的生活污水垃圾處理設施及污水管網項目,提高了當地城鎮生活污水、垃圾處理能力。“十二五”以來,國家累計投入54.52億元,支持高原諸省區開展農村環境綜合整治。其中,安排西藏自治區3.49億元、四川省16.31億元、云南省14.54億元、甘肅省8.99億元、青海省11.19億元。

  西藏自治區加強城鄉社區綠化美化,解決垃圾分類處理、噪聲污染處理、污水排放、秸稈焚燒等問題。2010年以來,西藏自治區安排資金118.18億元,開展5261個村人居環境建設和環境綜合整治工作,建立農村環境長效管護機制,改善了環境質量。2008年以來,青海省開展農村環境連片整治工作,累計投入專項資金17.4億元,對3015個村莊和游牧民定居點實施了環境綜合整治,受益人口220萬人,占全省農村總人口的76%。2014年,青海省啟動高原美麗鄉村建設工作,截至2017年年底,已完成建設投資107.7億元。目前,青海省城市生活污水處理率、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分別達到78.02%和96.69%,城鎮人居環境明顯改善。四川省甘孜州實施“垃圾污水三年行動”,2017年落實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資金2.75億元用于新型城鎮化建設。截至2017年年底,四川省阿壩州共投資5.85億元用于建設污水、垃圾處理設施。云南省迪慶州禁止在轄區內銷售、提供、使用不降解的塑料制品,水污染、土壤污染和大氣污染治理取得明顯成效。甘肅省甘南州已投入52.46億元,實施703個生態文明小康村建設項目,改善了這些村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社會保障和生態環境等生產生活條件。

  四、綠色產業穩步發展

  為保護脆弱生態環境,青藏高原各省區努力控制資源開發利用強度,在保持良好環境質量和生態文明建設較高公眾滿意度的同時,努力探索綠色發展途徑。目前,青藏高原各省區以循環經濟、可再生能源、特色產業為特點的綠色發展模式已初步建立,綠色發展水平不斷提高。

  綠色生產初具規模

  青藏高原經濟發展堅持走生態環境友好、資源節約集約的道路,努力形成綠色發展方式。

  國家在青海省設立了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西寧經濟技術開發區2個國家級循環經濟試點產業園。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形成了鹽湖化工、油氣化工、金屬冶金、煤炭綜合利用、新能源、新材料、特色生物等產業,園區資源集約利用水平不斷提升;西寧經濟技術開發區基本形成了有色金屬、化工、高原生物制品、中藥(含藏藥)、藏毯絨紡等產業,園區發展的質量和效益不斷提高,示范帶動作用明顯。通過大力推動國家循環經濟發展先行區建設,綠色產業框架初步構建,產業鏈條不斷延伸,基礎設施逐步完善。

  西藏自治區依托資源優勢,加快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制定了《西藏自治區循環經濟發展規劃(2013-2020年)》,大力發展清潔能源、旅游、文化、特色食品、天然飲用水以及交通運輸、商貿物流、金融、信息服務等綠色低碳經濟。2016年,拉薩市被列為國家循環經濟示范城市,目前正按照國家審定的《西藏自治區拉薩市循環經濟示范城市創建實施方案》推進試點示范建設。

  云南省迪慶州依托優勢資源,實施食品、藥品、飲品、觀賞品4大工程和綠色產業園區建設,全州生物產業呈現蓬勃發展的態勢。甘肅省甘南州按照區域生態功能區的定位,確立“生態立州”戰略,明確了綠色產業發展方向。

  特色農牧業優勢凸顯

  青藏高原各省區著力發展特色農牧業,培育綠色、有機農畜產品品牌,建設生態農牧業試驗區。特色農牧業已成為青藏高原綠色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2004年以來,國家累計投入30余億元,在西藏實施青稞、牦牛、藏藥材等10多類450多個農牧業特色產業項目,培育龍頭企業100多家,實現農牧民增收11.82億元,使175.4萬人受益。西藏自治區推動地理標志產品認證,培育特色品牌,加快特色農牧產業發展。目前已有帕里牦牛、崗巴羊、隆子黑青稞、察隅獼猴桃、波密天麻等10多個農牧地理標志保護產品獲得國家有關部門認證。

  青海省著力打造糧油種植、畜禽養殖、果品蔬菜和枸杞沙棘“四個百億元”產業。種植業“糧經飼”三元結構加快優化,全國草地生態畜牧業實驗區建設穩步推進,現代農業示范區和產業園加快建設。截至“十二五”末,全省家庭農牧場發展到1879家,各類合作社發展到8876家,培育農牧業龍頭企業451家。特色作物種植比重達到85%,農作物、畜禽和水產品良種覆蓋率分別達到96%、62%和95%。無公害、綠色和有機農畜產品年生產總量達109萬噸,農產品質量追溯體系逐步建立。東部特色種養高效示范區、環湖農牧交錯循環發展先行區、青南生態有機畜牧業保護發展區和沿黃冷水養殖適度開發帶“三區一帶”農牧業發展格局初步形成。

  甘肅省甘南州實施藏區青稞基地及產業化工程和高原優質油菜、高原中藥材(含藏藥材)基地建設,加快發展特色種植業、經濟林果業和林下產業。四川省甘孜州、阿壩州實施生態文明建設與發展生態農業有機結合,打造特色農牧業和特色林果業“兩個百萬畝”產業基地,以及花椒、森林蔬菜、木本藥材等特色種植基地。云南省迪慶州高原特色農業種植面積達9.07萬公頃,2017年產值達19億元。

  綠色能源產業快速發展

  青藏高原擁有豐富的水能、太陽能、地熱能等綠色能源。近年來,青藏高原各省區基本構建了以水電、太陽能等為主體的可再生能源產業體系,保障了區域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協調推進。

  青藏高原多條大江大河流經高山峽谷,蘊藏著豐富的水能資源。西藏水能資源技術可開發量為1.74億千瓦,位居全國第一,近年來建成了多布、金河、直孔等中型水電站,至2017年年底,全區水電裝機容量達到177萬千瓦,占全區總裝機容量的56.54%。青海水能資源技術可開發量為2400萬千瓦,建成了龍羊峽、拉西瓦、李家峽等一批大型水電工程,至2016年年底,青海省水電裝機容量達1192萬千瓦。四川省甘孜州和阿壩州水能技術可開發量約5663萬千瓦,已建成水電總裝機容量達1708萬千瓦。

  青藏高原是世界上太陽能最豐富的地區之一,年太陽總輻射量高達5400-8000兆焦/平方米,比同緯度低海拔地區高50%-100%。青海省在柴達木盆地實施數個百萬千瓦級光伏電站群建設工程,打造國際最大規模的光伏電站。至2016年年底,青海光伏發電裝機容量達682萬千瓦。2014年,西藏被國家列為不受光伏發電建設規模限制的地區,優先支持西藏開發光伏發電項目。到2017年年底,西藏光伏發電裝機容量達79萬千瓦。四川省甘孜州和阿壩州太陽能可開發量超過2000萬千瓦,已建成投產35萬千瓦光伏電站。

  旅游業助力綠色發展

  青藏高原獨特的自然與人文景觀,為旅游業發展提供了豐富資源。旅游發展帶動了餐飲、住宿、交通、文化娛樂等產業的發展,促進了文化遺產保護、傳統手藝傳承和特色產品開發。旅游業已成為青藏高原實現綠色增長和農牧民增收致富的重要途徑。

  青藏高原各省區在生態保護第一的前提下,大力發展特色旅游業,推進全域旅游,加快旅游基礎設施和配套設施建設,提升旅游業開放水平,促進旅游業與文化、體育、康養等產業深度融合。西藏自治區依托自然保護區、國家森林公園、國家濕地公園建設發展生態旅游,打造全域旅游精品路線。四川省開發大九寨、大草原等旅游經濟圈,推動阿壩州、甘孜州國家全域旅游示范區建設。甘肅省大力培育山水生態游、草原濕地游等,甘南州開展全域旅游無垃圾示范區建設,努力實現旅游業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雙贏。

  2017年,西藏自治區共接待游客2561.4萬人次,旅游收入達379.4億元,占當年全區國內生產總值的28.95%;青海省接待游客3484.1萬人次,旅游收入達381.53億元,占當年全省國內生產總值的14.44%。2017年,云南省迪慶州接待游客2676萬人次,旅游收入達298億元。甘肅省高原區域接待旅游人數、旅游收入連續7年保持兩位數增長,2017年接待游客1105.6萬人次,旅游收入達51.35億元。

  五、科技支撐體系基本建立

  新中國成立以來,青藏高原科學研究經歷了從局部到整體、從單學科研究到綜合研究、從國內合作到國際合作的發展過程,現已形成較高水平的科研力量,建成了較為完備的生態與環境監測體系。在青藏高原社會經濟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中,科技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支撐作用。

  一流的科技隊伍與科技成果

  中國科技工作者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對青藏高原局部地區開展短期、小范圍的科學考察。20世紀70年代初至80年代末持續開展了大規模的綜合科學考察,獲得了數百萬字的第一手科學考察資料,出版了包括43部專著的《青藏高原科學考察叢書》,成為第一套青藏高原百科全書。早在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上,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隊就獲得國務院嘉獎。“青藏高原隆起及其對自然環境與人類活動影響的綜合研究”于1987年獲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20世紀90年代以來,結合青藏高原社會經濟發展、生態環境建設的需求,開展了區域資源合理開發、生態環境恢復與治理、社會經濟發展規劃等研究工作,并對青藏高原的形成演化、影響等科學問題開展了相關學科的系統研究。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將持續為高原生態文明建設提供全面科技支撐,聚焦水、生態、人類活動,著力解決青藏高原資源環境承載力、災害風險、綠色發展途徑等方面的問題。

  60多年來,以中國科學院為主的科技隊伍在青藏高原基礎研究及應用研究方面取得許多開拓性科學成就。例如,劉東生院士在青藏高原隆起與東亞季風變化研究的基礎上,建立了構造-氣候科學學說;葉篤正院士提出青藏高原在夏季是熱源的見解,開拓了大地形熱力作用研究,創立了青藏高原氣象學。這些創新成果推動了相關學科的發展,在區域社會經濟發展、基礎設施建設和生態環境建設中發揮了科技支撐作用。

  目前,中國已擁有一支積累雄厚、學科配套、老中青相結合的從事青藏高原研究的科技隊伍,包括40多位中國科學院院士和中國工程院院士、100多名“千人計劃”和“萬人計劃”入選者、國家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等領軍人才。其中,劉東生、葉篤正和吳征鎰分別榮獲2003、2005和2007年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孫鴻烈榮獲2009年“艾托里·馬約拉納-伊利斯科學和平獎”,姚檀棟榮獲2017年“瑞典人類學和地理學會維加獎”,他們關于青藏高原的研究成就享譽國際。

  日益健全的生態與環境監測體系

  為監測青藏高原的生態環境變化,中國建立了較為完備的監測體系,包括中國生態系統研究網絡、高寒區地表過程與環境監測研究網絡,以及環保、國土、農業、林業、水利、氣象等專業觀測網絡,形成了天地一體化的監測預警體系。中國生態系統研究網絡在青藏高原及周邊建有森林、草地、農田和荒漠等8個不同生態系統類型的觀測臺站,對高原生態系統變化開展長期的定位監測,揭示生態系統及環境要素的變化規律及其動因。高寒區地表過程與環境監測研究網絡實現了對青藏高原地表環境變化過程的連續監測。“十二五”期間,氣象部門在青藏高原增建了9部新一代天氣雷達、18個高空氣象觀測站、123個國家級地面氣象觀測站、1361個區域氣象觀測站,發射了3顆風云系列氣象衛星,完善了氣象觀測試驗站網。西藏自治區和青海省目前分別建成國家地表水考核斷面22個和19個、國控城市空氣質量監測站點18個和11個。在一些重點區域,如三江源地區,相關部門構建了星-機-地生態綜合立體監測與評估系統,建立了該區域時間序列最長、數據項最全的高質量數據庫。生態環境監測網絡的健全與數據質量的提高,促進了環境管理水平和效率大幅提升。

  科技支撐綠色發展

  在青藏高原經濟社會和生態文明建設中,科技的支撐作用日益顯現。

  青藏鐵路的建設和運營是科技創新引領綠色發展的標志性工程。青藏鐵路格爾木-拉薩段(格拉段)全長1142公里,工程建設面臨凍土消融、高寒缺氧、生態脆弱三大世界性工程難題。格拉段穿越連續多年凍土區546.4公里,基于大量觀測數據和科技成果,科技人員設計采用了以橋代路、片石通風路基、通風管路基、碎石和片石護坡、熱棒、保溫板、綜合防排水體系等措施,保障了鐵路修建。青藏鐵路穿越可可西里、三江源、色林錯等多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為保護藏羚羊等野生動物的生存環境,鐵路全線建立了33處野生動物專用通道;為保護沿線生態環境,采取了沙害治理、植草綠化、草皮移植等一系列生態保護措施。青藏鐵路建成運營后,多年凍土保持穩定,鐵路兩側生態得到持續恢復,局部區域已接近甚至優于周邊自然狀態。青藏鐵路建設成就在國際上獲得高度評價。政府間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IPCC)第四次和第五次《氣候變化評估報告》認為,青藏鐵路為其他國家和地區建設適應于氣候變化的綠色鐵路提供了成功案例。美國《科學》雜志2007年4月27日刊文指出,青藏鐵路終將提升中國西部生態、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它不僅是一個鐵路工程,更是一個生態奇跡。“青藏鐵路工程”獲得2008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

  在三江源區退化生態系統的治理過程中,科學技術發揮了強有力的支撐作用。三江源“黑土灘”草地恢復技術體系,使“黑土灘”治理取得突破,相關科技成果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牧草品種的原種籽栽培技術,為典型退化草地治理和人工種草提供了優質草種。

  藏醫藥是維護高原人民健康的寶貴財富,也是青藏高原發展特色經濟的重大優勢資源。為促進藏醫藥標準化、現代化和產業化發展,科技部門大力推動藏藥材人工種植及野生撫育等關鍵技術研究與示范,積極開展藏醫藥基礎及應用研究,不斷完善藏醫藥標準和檢驗監測體系。在疾病防治、藥物研發、養生保健等領域培育了一批創新型企業,打造了一系列藏藥品牌產品。

  六、生態文化逐漸形成

  隨著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的不斷推進,人們的思想觀念和生活方式發生了深刻變化,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美好家園已經成為社會共識,生態文化自信日益增強。

  生態文明理念日益深入人心

  生態文明建設過程中,青藏高原諸省區通過加大環境保護宣傳、建設文化基礎設施、開展教育培訓、提升民眾參與度、表彰先進人員、創建生態節日等,使生態文明理念逐步普及。“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傳統觀念逐漸被“青山綠水是金山銀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的新觀念取代;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理念得到推崇。

  “十二五”期間,西藏自治區開展重點公共文化設施建設項目,實施了綜合文化體育設施工程、流動電影服務工程、農家書屋工程、村級廣播信息資源共享工程、村衛生室醫療設備完善工程、太陽能公共照明工程等建設工程,建成文化廣場1616個;實現了地(市)群藝館,縣(區)綜合文化活動中心、新華書店,鄉鎮綜合文化站和農家書屋全覆蓋。同時,開展年度節能宣傳周和低碳日宣傳活動,增強生態環境保護意識。在文明城市、文明村鎮等各類精神文明創建中,將生態環保作為評選表彰各類先進典型的重要依據。拉薩市通過實施“環境立市”戰略,提升城市環境質量,并持續開展“家在社區、五美家庭”等群眾性精神文明創建活動;持續開展凈化環境、保護生態等志愿服務。在廣大農牧區開展“美麗鄉村文明養成”精神文明活動;組建村(居)志愿服務工作隊,開展打掃村莊衛生、植樹造林、水源及動植物保護等活動。

  甘肅省甘南州開展生態文明先行示范區建設。通過實行嚴格的源頭保護制度、損害賠償制度、責任追究制度等,完善環境治理和生態修復機制,強化生態文明建設的引領導向作用。并將生態環保理念納入全州干部在線學習教育內容,編寫發行面向全州中小學生、黨政干部、農牧民等不同層次的《甘南州生態文明教育讀本》,開通環保網站,播放環保公益廣告,推送手機環保短信,舉辦“生態立州”有獎征文,強化各級干部群眾生態環保理念,提高人們對生態保護重要性的認識,營造愛護環境的良好風氣。

  青海省印發《關于開展“文明青海”建設活動的實施意見》,開展“清潔三江源,保護母親河”“青海湖生態保護”等大型志愿服務活動,倡導移風易俗和生產生活新風尚。算好“綠色賬”,走好“綠色路”,打好“綠色牌”的環保觀念和“生態似水、發展如舟”的生態意識逐步深入人心。

  綠色生活方式日益形成

  隨著生態文明建設的不斷深入,高原農牧民“人畜混居”、燃薪燒糞等生活方式逐步發生變化,綠色建筑、綠色能源、潔凈居住、綠色出行日益成為受歡迎的生活方式。

  青藏高原諸省區積極推進新能源多元化利用,以太陽能為主的新能源已廣泛應用于取暖、做飯、照明、灌溉、通訊等生產生活的各個方面。被動式太陽房是西藏太陽能利用較早的技術之一,20世紀80年代開始在阿里、那曲、拉薩等地市推廣應用。太陽房能基本滿足冬季采暖要求,改善了生活環境,提高了生活質量。房屋節能環保程度已成為農牧民建房時的重要決策因素。截至2017年年底,以水能、太陽能、沼氣為主的清潔能源已達到西藏自治區電力總裝機容量的87%,推廣太陽灶40多萬臺,太陽能熱水器45萬平方米,被動式太陽房約42萬平方米,降低了農牧民對傳統燃料的依賴。

  青海省實施省級農牧區被動式太陽能暖房建設工程,推廣太陽灶、太陽能熱水器、太陽能電池、戶用風力發電機,推動“以電代煤”“以電代糞”等項目。截至2017年年底,青海省累計推廣太陽灶10.22萬臺、太陽能熱水器1.28萬臺、太陽能電池9200套;建設被動式太陽能暖房1.31萬套,示范面積達130.5萬平方米。電熱炕、光伏供熱等取暖方式逐步替代了燃燒牛糞和煤塊的傳統方式,減少了污染排放,改善了生活環境,提高了生活水平,同時降低了對草地的過度索取,促進了草地生態系統的恢復和改善。

  青藏高原諸省區通過建設生態文明小康村,開展改廁、改圈、改房等活動,實施生活垃圾收集轉運、生活污水收集處理、飲用水水源地保護、秸稈綜合利用、噪聲綜合治理、人畜糞便污染綜合治理等工程,減少了垃圾亂陳、私搭亂建、亂采亂挖、隨意焚燒等不文明現象,住房、飲水、出行等居住環境和生活條件明顯改善,基本實現了干凈、整潔和便利。

  2017年,共享單車進入西藏拉薩,迅速成為老百姓出行的選擇,形成了美麗的城市風景線;拉薩、西寧等高原城市新能源汽車數量穩步提升,珠穆朗瑪峰、納帕海等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已實現新能源汽車運營服務。綠色交通、文明旅游成為新的出行方式。

  生態文化自信持續增強

  青藏高原美麗的風景,良好的生態本底,以及生態文明建設取得的成就,極大地提升了當地人民群眾的生態文化自信。美麗鄉村、文明校園、文明家庭等多種形式的生態文明建設活動,使高原人民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人們參與生態文明建設的積極性、主動性不斷增強,幸福感、獲得感不斷提升,對擁有青山綠水和冰天雪地倍感自豪。

  至2017年,西藏自治區圍繞建設美麗西藏,建成自治區級10個生態縣、173個生態鄉鎮、1924個生態村;林芝市巴宜區被授予全國第一批生態文明建設示范縣。青海省建成1200個高原美麗鄉村,西寧市成為國家森林城市。四川省阿壩州創建省級生態縣1個、國家級和省級生態鄉鎮16個和50個,省級生態村30個。云南省迪慶州建成了45個州級生態文明村。甘肅省甘南州分別創建國家級和省級生態鄉鎮2個和14個,國家級和省級生態村14個和11個。這些生態文明建設成就顯著改善了人居環境和民生條件,增強了高原人民保護好最后一片凈土的信心。

  2017年,青海可可西里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1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上被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中國面積最大、平均海拔最高的世界自然遺產地。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在評估報告中說,可可西里一望無垠,幾乎沒有受到現代人類活動的沖擊,美景“令人贊嘆不已”。可可西里申遺成功提高了生活在高原上的人們保護自然、關愛生命的意識,進一步激發了人們建設生態文明的自豪感、責任感。

  結束語

  經過長期不懈努力,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取得了顯著成效,促進了高原生態安全屏障功能的穩定與區域可持續發展,提升了人民福祉。

  同時,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仍然面臨諸多挑戰。突出表現在:受全球變化影響,冰川退縮、凍土消融、災害風險加大的威脅依然存在;經濟發展過程中,保護與發展的矛盾仍然突出。鞏固和提升生態文明建設成果,任務依然艱巨。

  在今后的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中,中國將不斷改革生態環境監管體制,促進生態文明制度創新;科學調控人類活動,實施生態保護修復和環境保護重大工程,優化生態安全屏障體系,著力解決突出的生態與環境問題;完善低碳循環發展的經濟體系和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轉變生產生活方式,推進綠色發展;健全高原生態文化建設平臺體系與功能,弘揚生態文明理念。

  青藏高原是大自然賜予中國人民和全人類的財富,保護好青藏高原的生態環境,是中國人民的責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指出:“我們要建設的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既要創造更多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新時代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是“建設美麗中國”的重要內容。中國人民有信心建設更加美麗的青藏高原,努力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處。


微新疆

相關鏈接

时时彩龙虎和是什么 mg游戏官网 菠菜网正规平台 天津时时彩 多宝娱乐一号平台 球探比分 北京pk10下载安卓 必赢体育 龙虎赌博的高概率 德胜娱乐 龙虎赢钱的规律技巧 欧泊彩票app 时时彩免费软件下载 pk10期号预测软件 分分彩后一 中超积分榜
时时彩龙虎和是什么 mg游戏官网 菠菜网正规平台 天津时时彩 多宝娱乐一号平台 球探比分 北京pk10下载安卓 必赢体育 龙虎赌博的高概率 德胜娱乐 龙虎赢钱的规律技巧 欧泊彩票app 时时彩免费软件下载 pk10期号预测软件 分分彩后一 中超积分榜